【Daguerreotype Achromat】重訪攝影師李暉-遊走詩意與現實之間的世界

三年前,杭州菲林攝影師李暉(Li Hui)首次出現在 Lomography 網站,那篇落落長的 個人專訪 至今仍是 Lomogaphy 最受歡迎的25 篇文章之一。網絡上不難發現許多大大小小有關李暉的個人作品專訪,她溫柔細膩的傾訴方式,漸漸散落世界各地。這次的「重遇」,我們不再著墨於彼此的背景故事,把文字留給當下,透過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拍攝的照片表達人與大自然的悠然融合,運用多重曝光手法自由行走於詩意與現實之間的夢幻世界。

1)李暉你好,請跟我們分享你對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的第一印象。

第一印像是滿足和享受,拆包裝的過程就像是在拆禮物,有宣傳冊,也有外出時收納光圈片的皮質收納袋,細節的考慮讓我覺得貼心。鏡頭在所觸摸到的地方,做工都非常精緻,意外得有份量感,以及不得不提到的向傳統致敬又兼具現代感的外形設計。

2)這次拍攝離不開你最熟悉的元素——大自然與光影,柔和的黃調予人倍感溫暖。這輯照片的拍攝地點是在杭州嗎?可否也跟我們分享是次的拍攝主題故事。

是的。因為是第一次使用這個鏡頭,我選了最擅長的主題,去到熟悉的地點進行拍攝。故事的話,應該就是我和這個鏡頭之間在拍攝時發生的互動,找到對的光圈片成了我拍攝前會做的事,待熟悉後就可以自由切換。和普通相機調節光圈不同的是多了手動的趣味,也找到了更多可能性,實驗的可能性,我覺得這種熟悉的期待感是在我拍攝雙重曝光的時候才會出現的,因為普通拍攝我基本可以猜到結果,而實驗則顯得更為特別。

Li Hui 使用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拍攝

3)試拍過後,你說 Daguerreotype Achromat 是一支很適合多重曝光的鏡頭,為什麼?

我覺得 Lomography 一直在鼓勵大家多去體驗攝影的樂趣,就是不僅是在拍攝,也是在玩。對我來說,多重曝光就是一種玩攝影的方式。等我看到沖曬結果​​的時候,我發覺到了更多方法去使用這個鏡頭。我個人喜歡的多重曝光是讓不真實的事物場景看起來非常真實,但卻帶著疑惑對這樣的真實去揣摩,因為看起來重曝後所有的事物都能融合得非常自然。多重曝光通常會容易使畫面繁複,這是我盡力想要避免的。而這個鏡頭正好幫助我更好的避免了這些融合不自然的可能性,因為它很柔和,包容性更強,對光線的敏感度比起其他嚴謹保守的鏡頭,多了很多可以利用的重曝優勢。

Li Hui 使用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拍攝

4)我留意到不少照片也使用了配件裡的特效光圈片,你最喜歡哪款光圈片得出的效果?

我最喜歡油畫感的,和普通大中小光圈片。非常輕鬆就可以拍出油畫感的照片,甚至在取景器裡看到的場景都是非常美妙的體驗。

Li Hui 使用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拍攝

5)未來想帶著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到哪裡拍攝?

未來我想帶著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到日本或是義大利拍攝。

6)從以前專訪中讀到,所有菲林作品也是你自行沖掃的。從拍攝丶沖曬丶到照片顯影完成的過程於你有何意義?

我想盡可能的讓自己的作品在我的掌控範圍內,因為每一個環節都有可能會受到不同器材設置的影響。儘管花的時間更長,但我覺得很值得。

Li Hui 使用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拍攝

7)去年九月,你出版了第三本攝影作品 "NO WORD FROM ABOVE",在個人官網上現已是缺貨的狀態呢!甚麼時候會重新補貨上架?

這本攝影集目前還剩下二十本,我全留在了中國售賣,所以現在對海外可以算是售罄的狀態了。謝謝那些支持和喜歡我作品的人。我已經有新的想法去籌備下一本,應該會收錄更多更具想像力的新作品。

照片取自 Li Hui 個人網頁

8)不論是出版攝影集還是日常作品,我一直從中感受到人與大自然的悠然融合,宛如一幅幅琢磨已久的畫作。照片中一些看似平凡丶垂手可得的「天然道具」構成獨一無二的姿態,讓人不禁思考每個人丶每件事物的可能性。發掘這世界的多元性是否也是你去年攝影集主要想表達的訊息之一?

去年的攝影集我將目光聚焦在了人與自然,以及人與人之間微妙的親密感。因為這些細節很容易被忽視,使得再去感受這樣的關係反而顯得更為神秘和未知,我只是將這種可能性用攝影的方式展現出來,成為無限了解和接近觀者自身的一種共通的體驗方式。

Li Hui 使用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拍攝

9)閱讀你以前的部分專訪,問題也較集中於攝影師如何表達照片裡的情感思緒。關於你和模特兒的拍攝溝通過程鮮有提及。照片裡的模特兒甚少露臉,鏡頭也比較聚焦在部分肢體動作特寫。你是傾向任由模特兒自行發揮,還是事前會向其作出姿勢指導?

都會有,他們最舒服的姿勢或許就是最有意思的狀態,我會在拍攝中持續觀察這種狀態的變化。一般個人拍,我會傾向自行發揮後再做一些調整。兩人以上,我會更多得去做出指導,不然構圖就會容易亂。

Li Hui 使用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拍攝

10)目前你在日本東京正舉行個人攝影展覽,可以跟我們透露未來攝影方面或其他領域上的計劃嗎?

目前我開始接觸一些時裝攝影,好奇心和求知慾不斷促使我去嘗試更多攝影上的可能性,我想這會是近期一個新的方向。

Li Hui 使用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鏡頭 拍攝

非常感謝李暉抽空試用 Lomogaphy 的鏡頭,拍攝了一系列的精彩作品,每一幀都是給眼睛的盛宴。願不久將來,我們的緣份再次交集,擦出與別不同的火花。

written by christy226 on 2018-04-20 in #people

Daguerreotype Achromat 2.9/64 Art Lens

Lomography 重新打造 1839 年、世上第一支光學鏡頭 -Daguerreotype Achromat ,能配合現代攝影器材使用,既可拍攝銳利成像,又可以透光柔焦的角度看世界。備有 Canon EF 、 Nikon F 及 Pentax K 接環版本選擇,只要加上轉接環,更可用於不同數碼及菲林相機。

未有留言

更多有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