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四分一世紀-Brendan Carroll 的街頭攝影

2017-10-10

青春是一份禮物,可是並不是很多人都很會珍惜。不過, Brendan Carroll 卻不是一位會浪費青春的人。 這位年輕的攝影師與我們分享了他對底片的回憶和經驗。來閱讀及了解更多關於他的作品。

名字: Brendan Carroll
個人網頁: www.brendanxcarroll.com
Instagram: b.c.calico

© Brendan Carroll

1/孩童時的回憶是?

我在密歇根州,一個離芝加哥以外約 3.5 個小時車程的小湖上長大。在大概 3 歲時的夏天,我和媽媽一起在沙發上看電視劇《魔界奇譚》時看到睡著。 醒來後,我看見天空有紅色的光和傳出巨大爆炸聲。我走到湖邊看看發生了什麼,卻見鄰居都開著電視,湖泊面貌不變。

原來因為芝加哥公牛隊即將奪冠,人們跳進水中,在碼頭上慶祝,並點燃煙花,每個人都非常興奮。湖上每個人都在慶祝,團結一心的感覺非常神奇,我也想加入他們,然後就回到屋裡,觀看比賽,看著他們贏得冠軍。

© Brendan Carroll

2/你是怎樣踏上攝影之旅?為甚麼會愛上這種藝術媒介?

我哥哥在高中有一台相機。 他會帶去看音樂表演,和朋友拍照。 受到 70 和 80 年代音樂攝影的文化、哥哥的照片和書籍啟發,加上 Instagram 和大學時的無聊日子方讓我真正踏上攝影之旅。我住的公寓是位於芝加哥最繁忙的街道上,那裡有一個面向大海灣的窗戶。公寓沒有電視,所以我會坐在窗前,看著街上人來人往。

我喜歡講在窗外看街上發生的故事,但總覺得缺少些甚麼。所以,我會尋找方法來記錄所看到的一切。在街上拍攝感覺很美妙,無論我去哪裡,我盡量保持相機在任何時候都在我身邊,它讓我好奇,讓我慢下來。

© Brendan Carroll

3/對 90 年代的底片攝影回憶是?

小時候,我家人總是用一次性相機拍攝。我想我們可能也有過一台寶麗萊,但我的回憶充斥著過片的聲音,似乎任何重要時刻都用它拍攝。 我記得那種冒險的感覺,就是當發現相機放置在屋內某處,意識到還有幾張可以拍的時候。因為家人覺得相機相對便宜和易用,所以會給了我這個小孩很多的自由來玩、探索和拍攝。

在沖曬房拿起照片是我的另一個體驗。 我仍像當時那樣不耐煩,但在拍照和收到照片之間那段時間是神奇的。你重溫腦海中的記憶,想像一下照片怎麼會一遍又一遍地看,這是我今天依然拍攝底片的原因之一。

© Brendan Carroll

4/很多人認為,25 歲後才是真正的成年。 作為一個年輕的專業攝影師,你曾經遇到甚麼挑戰?

最困難並不是將大部分的努力花在攝影計劃上,而是在這個行業中很容易陷入困境。作為一個年輕的藝術家,你創造了你的作品,並被送上一個似乎不能錯過的好機會。這些機會在紙上看似完美、受保障的,但卻犧牲了你的創造力和時間,你會從最初的創作越走越遠。每個人的際遇都是不同的,但是當你 20 歲時,你必須開始思考你的前路。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我明白時間是你年輕時的一切。你可能需要不斷向自己提出疑問,但是你只需花大部分時間來追求正確的感覺。這是老生常談,但你必須要問自己是為了自己理想而行,還是甘願為五斗米折腰。

© Brendan Carroll

5/趁著年輕入行成為攝影師的好處是?

對我來說,年輕的好處是生長在互聯網時代。網上攝影世界對我來說是非常特別,從像 VSCO 和 Instagram 這樣的應用程式,到 Tumblr、Pinterest 、Flickr 及 Lomography 的精彩網誌,我與從來沒有見面過的網上攝影師朋友更緊密連繫,能夠更方便和世上與你正在做的同樣事情的人對話。我相信你花時間在哪裡栽種,哪裡就會長出花來。人對彼此有濃厚的興趣,交流故事,互相幫助,並進行合作。 社群一起成長,推動每個人不斷創造和嘗試新事物。

© Brendan Carroll

6/最喜歡的攝影師或藝術家是?

Moni Haworth 給我最大的靈感來源。我幾乎每天都在查看她的網誌 Johnny’s Bird ,看看她是否有更新。當我第一次開始拍攝,我試過與她聯繫。雖然心裡不認為她會回覆,但我照樣把第一卷底片的數位掃描檔案傳送給她,讓她知道她的作品對我的影響,並告訴她,她鼓勵我拍攝。她在一兩天就發佈一篇文章,就我的照片回覆了她的想法、感謝、還有一些智慧的話。 這對我來說是巨大的推動力,我仍然經常回想。我還看了很多偉大的藝術家包括 Shay 、 Martin Parr 、 Joel Meyerowitz 、 Helmut Newton 、 Michael Wolf 和 Vivian Sessen。 最後,我的伴侶和最好的朋友 Audrey Brown ( @imakegirls ) 的作品和創造力讓我更深入地思考我的攝影。她在攝影和藝術品味無可挑剔,我相信她對我攝影的批評比任何人都更好。

© Brendan Carroll

7/你認為 10 年後的你會是怎樣?

13 歲時,我寄了一封信給自己。當我 18 歲收到這封信,所有想做的一切都會幾乎改變了,唯一不變的是我凌亂的筆跡。我對自己未來概念是滿足於全力以赴的作品上。我希望我能夠隨著自己的想法,從失敗和成功找到動力。 期望每天都在拍攝,冒險,與喜歡的藝術家合作,對新的計劃依然感到期待。


與我們延續 Analogue 熱情,一起慶祝 Lomography 25 週年盛事!我們將會有一連串 Giveaway 、派對、展覽和更多驚喜,瀏覽 Lomography 25 週年官方網頁 及關注社交媒體,密切留意我們的最新資訊!

written by lomographymagazine on 2017-10-10 in #people

未有留言

更多有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