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攝影師任航】願你下輩子拾回平凡簡單的快樂

2017-02-27

2 月 24 日晚上,一則沉重的消息劃破夜間的靜謐。中國年輕攝影師 任航 從高處一躍而下,如願自我了結生命。為何說如願以償,因為他長期深受抑鬱症下的願望,最後的治療方法,嘆失卻尊重。若生前大方地留下的詩與底片照片,成為許多人一輩子的禮物。那麼,願下輩子,上天還你簡單而快樂的一生。

不會用數位相機,所有作品來自輕便的底片相機

任航 生於 1987 年的中國吉林長春,後來一直長居北京。他從沒上過攝影與藝術相關的課堂,開始攝影源於那台母親轉贈的傻瓜底片相機。無聊時經常隨手拍,拍北京的日數,之後拍攝洗完澡光著身子出來的同學,覺得美和好玩,朋友也信任他,於是主動地脫光給他拍。任航從不使用數位相機:「數位相機太重了,而且要調光,等調好光我的想法都沒了。」那台 Minolta X-700 漸漸成為他一生摯愛的攝影夥伴。

刺激而荒誕的攝影風格引人注目

任航 一直是個被受爭議的攝影師,有人認為他是色情狂,只愛裸體;有人對此反駁並說這是軟色情風格 (Softcore pornography),以裸露與挑逗性的畫面,引起觀者的情慾刺激,而非色情影片中過激的性愛畫面。許多作品中的模特兒會板起臉孔,甚至裸體擺出各種怪誕的姿勢,而任航也愛用一些日常的食物如蛋糕和水果丶鳥類和其他動物作為攝影道具之一。種種元素使他的作品與眾不同,惹來國際注視,除了獲得世界各地的邀請舉辦攝影展覽外,更得到多個國際時尚品牌的青睞如《GQ Style》丶《 週末畫報 》,邀請其操刀拍攝時裝照片。

長期跌進抑鬱症的無底深淵

有些人,說 任航 的照片看著看著就感覺壓抑;他的短詩猶如情緒抒發的出口,讀著讀著不禁悲從中來。他寫了整整十年,從愛情丶性愛丶生活日常到各種幻想,沒有賣弄言辭的文采,只有赤裸裸的文字與內心。

《只言片語》
我是死去的詩人
雙目已盲
一隻眼中是日食 
一隻眼中是月食
我願用所有的性交 
換回只言片語
我願用所有的光彩 
換回蒼白
2007.08.13

《溫柔》
星期五的電話
是為了星期六的約會
星期天的星星
是為了點綴情人的眼睛
2008.03.14

《拯救》
最好,你捉住了我
最好,你走私了我
用那些錢,買一把手槍
瞄准我的尊嚴
讓我倒下,讓我體會冷
體會孤獨,和緩慢
2008.10.27

《我空虛》
我總覺得有人要來害我,
而且有的人要從很遠的地方來找我,
就為了捅我一刀。
他們充實是因為他們活得目的明確,
他們活著就是為了給別人一刀,
或者拿著刀去跟別人決鬥。
我空虛是因為我是一把刀,
卻只能被佩在腰間。
2011.12.28

《龐大》
有時候會
突然感覺自己
變得非常龐大
低頭看看:
火車像蜈蚣
地鐵像蚯蚓
汽車想蟑螂
人群像跳蚤

我打開殺蟲劑
想給這個世界
噴一場雨
2016.07.20

「我以前認為抑鬱症是可以好起來的,直到我現在也這樣認為,但是我也知道它走了,不管走多遠,還是會再回來。」-2012.09.12

有人不理解他的決定,無論自私與否,我們何曾想想,讓一個生無可戀、痛不欲生的人繼續活下去,是多麽殘忍的事情,又何嘗不是一個自私的人。 任航 的短暫卻才華洋溢的一生,像一抹驟然出現的雨後彩虹,成為眾人焦點後,又黯然淡去,終以照片與詩,寫下用力活著的證據。


網站: RenHang
Instagram: renhangrenhang
Facebook: RenHang

【延伸閱讀】Bare Flesh: Ren Hang (NSFW)

written by christy226 on 2017-02-27 in #culture #news #people

更多有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