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假期:在法國找到的六捲神祕底片

找到底片總是令人興奮的。若是找到內有來自半世紀前,位於法國南部,以戴草帽的可愛孩童為主角的懷舊感假期照片,更是有趣!

50年前,法國南部的假期看起來是這樣子的。

「嗨,我是個收藏相機的新手。在這些老相機中,我找到一些已拍攝過的底片。我並沒有打算做任何處理,而將它們擺著只會積灰塵,因此我決定要將這些底片捐贈出來,有誰想要嗎?」

剛接觸 Analogue 攝影沒多久,但自己早已中了它的毒。過去的幾個月裡,我收集了數個傳統相機:從充滿魅力的經典相機,像是 Cosina CX-2 和 Rollei A26,到令人驚嘆的塑膠底片機例如 Fex-Indo Viva 126 及 Haking Pix Panorama。每當遇見被丟棄的相機,我總迫切希望在裡頭找到被遺留的底片。到目前為止,這種事只發生過一次:是一捲 Kodak Gold,可惜上面沒有任何被拍攝過的痕跡。

當在 Flickr 看到這段來自馬賽的 Alexandre 的訊息時,馬上吸引了我的注意。然而這段訊息是在一個月前發佈的,有些人已經做了回應,所以我深信這些被找到的底片應該被人領取走了。但接著我察覺到那些回應的人們並不十分感興趣,有人說:「只要你付郵資,我便願意接收那些底片。」於是我決定賭一賭,留下一個友善的訊息給對方。幾天過後,郵差送來一件寄自法國的黃色信封。

來自法國的包裹:六捲被找到的底片

包裹裡頭是六捲底片:兩捲 120 的、三捲 620 的以及一捲我只聽過卻沒看過的 127 底片。我的法國朋友並未提供更多的訊息;他不記得是在哪台相機發現它們的,且很顯然地,他也完全不清楚底片內容是什麼。我仔細閱讀著底片背紙上的資訊、做了些研究,得知這裡有五捲黑白底片與一捲彩色負片。而後者更顯示了困難度:Agfa CNS 已停產好幾年且沒有人在處理了。

相較起來,黑白底片的處理就比較容易 :Kodak Verichrome Pam 有三捲,127 的這捲標示「Ferrania Pancro」,另外,還有一捲在它紅色底片背紙上有著 Vafca 的標誌和「Impresionado」(西班牙文的「曝光」) 的字樣。這捲底片上面小小的標籤已經不見,所以僅能蒐集到這些資訊。我根據經驗推測,決定將此捲和其他 panchromatic 底片以相同方式來處理。

自己沖洗黑白底片是簡單的,甚至使用即溶咖啡與蘇打粉也能夠做到。我很願意嘗試自己沖洗看看,但似乎不該以這些珍貴的底片開始。於是我騎著腳踏車將它們送至阿姆斯特丹僅存的專門處裡黑白底片的店家: Silver Hands

工作中的 Wim “Silver Hands” Dingemans – 拍攝者: Peter Bouwmeester

當位於阿姆斯特丹一條美麗運河上的「Silver Hands」的老闆 Win Dingemans 打開店門時,我彷彿進入了一間博物館:迷宮似的地下室擺滿了放大機、沖片罐、藥水、化學劑瓶罐、成箱的相紙、晾乾中的負片以及滿是漂亮黑白照片的牆。你不會看到任何掃描器或電腦。若你想要沖印照片,他們會在暗房裡進行,而修整仍是由人工處理。Dingemans 是個百分之百的 Analogue 工匠。

他看了看我的底片們,跟我所預期的一樣,它們年代久遠了所以處理起來有其困難度。「當然我無法保證所有東西都能保留下來,但交給我吧!我會盡所能地來處理。」當天晚上我收到一封 email:「它們是硝酸鹽底片,高度易燃,因此大約早於 1950 年代。其中三捲幾乎沒什麼東西,而另外兩捲的確有幾張照片。過來取件吧!」

起初掃出的幾張照片並不是很有趣!

其中有一捲底片是空的,只有底片背紙,沒有底片。而有捲 Kodak Verichrome Pan 帶來了驚喜:它只有一張照片,內容是個港灣 (馬賽的?) 以及一艘名為 Viking Drive 的滾裝船 (建於西元 2000 年)。表示這捲底片是古老的,但照片不是。

127 底片這捲則令人失望:三張拍攝房子和花園的無聊照片,同樣是近期所拍的。下一捲的第一張照片:一個模糊的頭,很明顯是不小心拍下的。雖然底片背紙印到了底片上,卻也替照片增添了幾分古老的氛圍。

南法的歡樂假期!

接著,太棒了!三張上面有一位在度假別墅前對著相機擺姿勢的年輕女士,可能拍攝於 50 年代晚期或是 60 年代初期。有一張裡還有個年輕男士,可能是攝影者本身,或許他使用自拍器來拍下這張照片。我特別喜歡第一張,這個女生在外面陽臺上開心地擺著姿勢,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雖然在第三張照片中,這位女士看起來已經不想被拍了,但他們顯然正享受著歡樂的假期。至於攝影者應該後來也不想繼續拍攝了,所以剩下的底片皆是空白的。

戴著帽子的爸爸、穿著圓點花紋洋裝的媽媽和戴著草帽的孩子們。

而那捲上面印有西班牙文且沒有其他資訊的底片帶來了更好的結果:主角是一個年輕家庭:戴帽子的爸爸、穿著圓點洋裝的媽媽以及兩個穿著一樣的短褲、拖鞋並戴著草帽的孩子。同樣在度假別墅附近拍攝,但場景主要在樹林裡。其中一張出現了一位深色頭髮的女生,應該是其他張照片的拍攝者。至於這一張少了個孩子,他應該是負責按下快門的人 – 這是唯一失焦的照片。

這些人是誰?你願意幫助我們找到他們嗎?

這些富含懷舊感的照片喚起心中各種疑問:他們是誰?來自哪裡?為什麼他們在那裡?這些相機是如何離開他們身邊?那對年輕情侶和那兩位父母可能根本不在世上了,而年幼的孩子們現在或許已經六十幾歲。他們很可能急欲看到這些超過半世紀的照片。

這就是為什麼我藉由社群媒體開啟這段搜尋。我將照片放上 Facebook,讓所有人分享它們。然而我們向法國和西班牙的 Lomography 朋友們請求幫忙尚未獲得回應,而這消息也還沒有被廣為宣傳至世界各個角落。

你想要幫忙找到這些人嗎?請將照片分享在 Facebook 或 Twitter。你願意開始行動了嗎?不然這兩位戴著草帽的可愛孩童的身份將永遠是個謎。

Lomography 是一個世界性的群組,致力於推動實驗性和創意的 Analogue 攝影文化,透過分享,推動你腦中創意的小石頭,激發更多更棒有趣的浪花。你也有發現新鮮點子嗎?歡迎 上傳你的文章 ,與大家分享吧!

written by sandergroen on 2013-05-19 in #lifestyle #gevonden-film-gevonden-fotorolletjes-rolfilm-oud-verlopen-frankrijk-spanje-kodak-vafca-ferrania-verzoekje
translated by yunjuchen

更多有趣的文章